GA

電影:《東京家族》光點華山影展

家,永遠是我們的依靠,但往往我們都在離巢了才開始回望,在失落時才想起了家的溫暖。不論是慈祥的父母或是嚴厲的父母,心中都是對子女的期待與關懷,即使沒說出口,但是他們對我們的愛卻是一直都在。我們作子女能做的就是把握當下,即時的愛與陪伴,才能盡可能地不留下一絲遺憾。

山田洋次向已經逝世滿50週年的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致敬,重拍小津安二郎經典的《東京物語》。這部電影從之前光點華山影展就想追,沒想到在這趟日本行的飛機上可以看完這部電影,只是前半段舖陳的步調節奏好慢,慢到我都用快轉的,但,後半段開始催淚..........


劇中的平山夫妻就像你、我、或大部分的爸媽那樣,年紀大了憂心的仍然是自己兒女過得好不好、有沒有吃得飽,有沒有為自己的將來做打算,即使子女都沒有留在身邊,只要知道子女過得開心其實就滿足了。但是作子女的呢?生活中有太多事情(工作)都看起來比父母重要,即使平山夫妻從廣島的瀨戶內海島上來到東京來看他們(距離相當遠,搭新幹線也要5、6個小時),他們還是沒有辦法多分點時間給自己的父母,尤其是看到了劇中大姐碎唸著:「他們什麼時候不好來,剛好在我忙的時候來」。或許她是無心的,但是看在我的眼裡,她很自私,只會想到自己方便,忘了爸媽是為了什麼原因才會不辭辛勞地遠從外地前來探望她們。


我很喜歡飾演小兒子昌次的小溝椎妻夫木聰(實話是因為妻夫木聰才對昌次特別好感),當母親過世,昌次在醫院裡痛哭失聲,用有點任性的話想要喚醒母親,問著為什麼還沒實現承諾就要先走一步時,當時,我跟著妻夫木聰一起哭了。平山先生站在醫院頂樓,昌次來找他的片段,平山先生一句:「你母親先走了!」帶出了失去枕邊人的悵然,讓妻夫木聰的淚水在眼珠裡打轉。當昌次的母親燒成骨灰,回到故鄉的小島上時,當父親對其他親戚說奶奶成了這一盒骨灰時,這下糟糕了,我在飛機上淚水完全崩潰啦!


其實光看預告片就已經足夠催淚,了解整個劇情來龍去脈,加上情緒的堆疊,那已經不是用意志力可以克制得住的。


如果要看《東京家族》,一定要準備好手帕,並且一個人躲起來看,像我太傻了居然還在飛機上,看完本片,好想再去一次東京,想看看迷人的橫濱夜景,也想看瀨戶內海,更加期待今年秋天的岡山、廣島之旅!


附上《東京家族》的日文官網:http://www.tokyo-kazoku.jp/



.

Twitter Delicious Facebook Digg Stumbleupon Favorites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