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

日劇:《鹿鳴館》三島由紀夫原作,田村正和、黑木瞳主演

因為《天皇的御廚》提到「華族會館」就是以前的「鹿鳴館」,引起我對「鹿鳴館」這個社交場所的好奇,翻出這部2008年的時代劇《鹿鳴館》,可能是三島由紀夫的關係,意外地感受到這部片子背後的深度。


1868年,明治天皇上台開始進行維新改革,明治天皇外交上的首要任務是修改德川幕府末期與歐美各國簽訂的不平等條約、收回國家主權。「鹿鳴館」就是在明治維新時期,幕末長州藩士、明治時期內務大臣「井上馨」在1883年(明治16年)在東京「薩摩藩邸」遺址蓋的會館,表面上是供改革西化後的達官貴人們跳舞的場所,實際上,並不只是一個交際場所,而是為了透過「外交友誼」來達成修改不平等條約的目的。


根據WIKI的資料,井上馨蓋這個「鹿鳴館」就耗資約現在40億日元,「鹿鳴館」的名字取自中國《詩經.小雅》,鹿是一種合群的動物,在野外覓得美食,必呼朋引伴一起享用,詩人見鹿鳴群食,而譜下君臣共宴之詩歌,即『鹿鳴篇』的「鹿鳴,燕群臣嘉賓也」,「鹿鳴館」也就是迎賓會客的場所。


井上馨為了招待歐美高級官員,經常在鹿鳴館邀請首相、大臣和他們的家眷參加舞會、晚宴。1887年,明治憲法之父、內閣總理大臣-伊藤博文更在鹿鳴館舉辦了400人的大型化裝舞會。在井上馨的努力下,日本上流社會吃西餐、穿洋裝、抹油頭、跳交際舞、蓋洋樓等歐化一窩蜂出現,人們把這時的日本外交叫做『鹿鳴館外交』。


當時日本國民相當不恥井上馨的『鹿鳴館外交』,批評穿洋裝、跳交際舞像模仿西洋的猴子舞蹈,或像鴨子走路的難看,可惜付出了那麼多,『鹿鳴館外交』策略並沒有讓西歐國家認同日本是同等level的友人,到日俄戰爭之後過很久,日本才脫離不平等條約的困境,這個「鹿鳴館」在1940年拆毀。


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日本作家三島由紀夫寫了小說《鹿鳴館》,日本朝日電視台在創台50週年紀念製作成電視劇,撇開時代背景,《鹿鳴館》這齣時代劇一開始,讓我以為會偏政治為重心,但著重在描寫主角影山伯爵(田村正和)和伯爵夫人朝子(黑木瞳)在鹿鳴館發生愛恨情仇的故事。


劇中的「影山悠敏」伯爵是一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不惜弄髒自己雙手也要讓國家富強


臉上有道來歷不明的傷疤,派人暗殺的不法勾當什麼都幹,看習慣了田村正和演古畑任三郎,第一次看他演反派反而不太適應。


影山伯爵的對手-清原永之輔(柴田恭兵)是日本明治時代自由民權運動領導者,劇中的影山伯爵與清原永之輔,是影射明治時代的井上馨與後藤象二郎,影山伯爵是井上馨、清原永之輔就是後藤象二郎。


如果有看過NHK大河劇的《龍馬傳》,對青木崇高飾演的「後藤象二郎」肯定很熟,1867年,他與坂本龍馬一起完成了「船中八策」,說服土佐藩主-山內容堂向幕府提出大政奉還,改爲君主立憲,因此擔任明治維新政府的參議。1873年,因征韓論戰失敗後辭職下台,1881年,與板垣退助組『自由黨』。後藤的妻子「小仲」,原先是京都的藝伎,後藤當上參議之後,京都就流傳起這樣的歌謠:「京都三條酒家女,如今參議貴婦人」其實不只後藤象二郎的老婆是京都藝伎出身,木戶孝允(桂小五郎)的老婆也是京都藝伎,可見藝伎在明治時期的社會地位達到顛峰。可惜,土佐藩的人材短缺,少了坂本龍馬、中岡慎太郎之後,光靠板垣退助及後藤象二郎,在明治政府內土佐藩根本沒有說話的份量,政權也完全被薩摩、長州兩藩人士給控制。


清原永之輔的兒子-久雄(松田翔太),則是跟伯爵夫人朝子所生。當年朝子還是藝妓的時候,曾與清原永之輔暗定終身,生下久雄,然而久雄卻對自己的父親心懷憎恨,企圖暗殺永之輔,唆使久雄在「天長節」(天皇誕生日)晚宴上暗殺其父的人則是影山伯爵。影山、朝子、永之輔、久雄四人之間的愛恨情仇錯綜複雜,在鹿鳴館的天長節晚宴上即將畫下句點…。



本文中介紹的劇照引用僅作推薦2008日本朝日電視台《鹿鳴館》日劇目的,係依據著作權法第49條:「以廣播、攝影、錄影、新聞紙、網路或其他方法為時事報導者, 在報導之必要範圍內,得利用其報導過程中所接觸之著作。」並無侵犯《鹿鳴館》圖片著作權之意圖。請勿任意轉載,或作商業使用。



延伸閱讀:你哈日劇、 時代劇、 電影嗎?這裡有我推薦的片單唷!
http://wellhuang.blogspot.tw/2005/01/blog-post_2517.html


.

Twitter Delicious Facebook Digg Stumbleupon Favorites More